Bumali Project
EnglishChinese






© 王嫣然

中国海关

在西方列强与中国签定了不平等条约后到1895年4月17日签定结束中日战争的《马关条约》, 英国伙同其他西方列强为迫使大清帝国开放,开始了鸦片战争。

对中国施加武力压力的结果是迫使中国开放了部分口岸与外国通商。然而必须考虑到,首先,开放中国—并不仅仅意味着与其开始做贸易。第二,开放中国也不仅是建立贸易关系。在英国面前摆着战略性的问题:那就是—在开始瓜分世界的条件下巩固自己的地位。

鸦片战争和国内矛盾导致了又一轮人民起义,其中规模最大的是太平天国起义。1853年,起义军攻占上海,迫使海关官员—道台逃跑。

除了《old China handz》外,在中国的外国人中还有在中国政府服役的英国人,中国海关代表和其他为培训中国员工而雇佣的工程师,教师及其他专家。在英国人看来,中国海关的工作模式与成功开始重组中国社会没什么不同。这个机构形式上是中国的,实际上几十年来,却是外国人不仅用来控制中国财政,而且在很大程度上用来控制中国政府机构,实施扩张的武器。实质上,是在推广西方先进的组织和做事方面的经验。美国和英国的官方代表利用日趋严重的走私,把停止上缴关税变成对中国政权实施外交压力的手段。

这个机构从一开始设立,总税务司做的就不仅是征收关税的工作。霍雷肖•纳尔逊•莱曾负责开设新的海关分支机构,遴选外员。1862年,他得到了总理海关事务的头衔。他将自己的头衔译成《海关总监》。在中国,他的职权被描述成《海上关税》,以便和其他古代就设有的,在帝国29个行政区,包括5个海上口岸行使职能,被外国人称为《地方税收》的机构区别开来。1862年,他从总理衙门那里获得了建设中国舰队的和招募同走私,海盗和起义斗争的兵员的指示。虽然莱掌握着出色的组织数据,精通汉语,但是由于滥用清政府对他的信任,他还是被免职。1863年,赫德接替了他的位置,被任命为海关总税务司。

建立对海关的监督有助于扩大商品进口量。在罗伯特.赫德的领导下,海关变成了向清政府施加财政压力的工具,一方面确保了对外通商的税收源源不断地流入国库,另一方面,成了外债和支付战争赔款的保证。

关于建立中国海关的建议最初由外国领事提出,他们建议上海的海关机构雇佣几个外国人参与对外籍船只的征税。恭亲王认为这个建议完全合理。结果1854年6月29日,道台和英国、美国和法国公使签定了协议。协议的第一条即宣布:《海关主要的问题...在于中国的海关职员无法具备必要的素质,比如清廉、警惕性和欧洲语言知识...自然,正确的解决办法是海关管理部门吸收由道台严格挑选并任命的外籍人员》。这一海关协议允许中国政府雇佣外国人作为监督员。这样,上海成为中国第一个在海关管理中有外国监督员参与的贸易口岸。在新的海关管理部门工作获得积极成效后,1858年,这一经验被允许在其他开放口岸推广。

必须指出的是,大清帝国没有统一的税收征管体系。管理部门的职能被三个机构分割:户部、内阁和总理衙门。户部每年重新估算帝国下一个年度各方面所需的总预算支出,并在整个国家的各个国库和征收者之间分配金额。预算要经过皇帝审核,然后将副本下达到各亲王和省级地方官员。

这种体制的长期存在导致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帝国中央和地方达到了某种平衡。中央帝国需要的资金精确地由地方提供。但是,虽然在和平时期这种体制的运作还算完整,但是在战争期间,这种平衡就会被打破。

需要指出,如果说对经济造成一定破坏的各省的地方性起义是经常性的话,那么面临西方的武装侵略,中国则是头一次。在满足了北京的需要后,所有剩下的财政盈余归地方政府掌管,地方会根据自己的需要支出。

在收入分配的问题上,地方政权和北京政府的目的完全不同:如果中央的目的是为了从地方尽可能多地收取的话,那么相应地,地方则是想尽办法少上缴。在这种情况下,西方列强未必能获得所要的战争赔款,也不能同中国继续发展贸易关系。还需要考虑到,根据上述条约,北京可能会开设同中国签定条约的西方国家外交代表处,清政府还不得不任命负责与这些代表合作问题的具体人员。

总税务司领导下的海关运作成功透明,海关部门征得的关税如数上缴中国国库。比如,在赫德的领导下,广东四口岸的关税收入达到300万两,而其他40个由地方官员掌管的口岸上缴还不到50万两。在其他职能部门收入固定不变的背景下,海关收入的翻番成了诚实和秩序的典范。在所有使用的税种中,中国海关税收的收入占了76,28%。

谈到新海关,就不得不首先指出其与旧机构的原则性区别。首先,海关征得的税收直接上缴中央政府国库。第二,在海关的编制中,作为监督员的外国人占了一定比例。第三,负责征收的人(中国人)不是中央政府的特命代理,而是普通的地方官员,他们身兼征税和自己本质工作的双重责任。外国经纪人自己并不收税,他们的职能仅限于监督关税的及时交纳(通常是交到地方银行)和在卸船时开具收据。他们的主要活动是监督和检查地方收入的帐目。地方负责征收的人是地方政府代表,征得的资金不是直接上缴北京,而是上缴口岸所在省的省长或副省长。所有有关支付的命令都首先下达到省长,省长再支付到海关国库。这样在理论上,开放口岸的海关收入可以看作所在省收入的一部分。但实际的情况却是,省长从来没有将海关收入视为自己的管辖范围,虽然该收入的相当一部分用于省里需要,但实际上这些收入处于户部的监管之下。

这样,R.赫德领导下的中国海关起着连接东西方纽带的作用。一方面,作为中国雇员,赫德凭借对自己的信任和威望,同中国的权利机构建立了友好关系。他帮助中国政府解决中国与外国之间出现的几乎所有重要问题,在处理事务时,又尽力不破坏中国传统。同时,赫德继续研究中国,读书,完善语言,创建乐队,习惯性地在公园里每周两次演奏西方音乐。他在努力使中国人适应西方文化。海关会公布在欧洲举办的展览会资料,附有中国的医疗、音乐、动植物的目录和插图,努力使西方读者认识中央帝国的《神秘和奇妙》。



最早进入中国的外国银行丽如银行,赫德的私人在款均存在该银行





年成立的大清邮局内竟g (1896)





赫德河中国海关人在一起





Fig. 10






© Copyright Bumali Project,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bumali2000@yahoo.ca
Last update: 2009.06.10
design by ISS, 2007